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曾经仰望秦岭的那些人:陆游、岑参等人的秦岭往事

2020-05-28 15:57  

秦岭不只是我国南北地理、气候的分界线,也是一个南北文化的交会地。

通过栈道,兵将、文人、百姓、商旅在秦岭山间南来北往,他们的人文韵事、诗文篇章在秦岭沉淀下来。

久而久之,秦岭成为一座天然的文化地标、一个文化宝库,秦岭见证过李白满腔抱负的豪迈,目睹过陆游保国抗金的壮志,感受过岑参边塞豪情之外的隐逸之心。

芒种将至,秦岭山色渐渐进入最美的时候,树木苍翠、气候宜人、景致秀美。

我们不妨跟随这些诗人的故事和诗词,感受古代名人眼中的秦岭。

曾经仰望秦岭的那些人

陆游:终生难忘的秦岭往事

847年前,陆游在嘉州任职,看到了一张宋与金交界的要塞地图——大散关图。这张地图触动了陆游的怀旧情绪,想起自己在秦岭大散关的抗金往事,不禁心潮澎湃地写下一首诗《观大散关图有感》,其中有这样的诗句:“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二十抱此志,五十犹癯儒。大散陈仓间,山川郁盘纡。劲气钟义士,可与共壮图。”

陆游眼里、笔下的大散关,位于宝鸡市区南与凤县交界处,这里自古就是“川陕咽喉”。根据绍兴和议、隆兴和议,宋金西段以大散关为界,秦岭是宋金对峙的西线战场。抗金名将吴玠、吴璘曾率兵在秦岭与金兵浴血奋战。后来,陆游本人也曾来到大散关,从事具体的抗金军务,这段抗金经历对陆游来说很重要,一生多次写诗回忆这段往事。秦岭、大散关等词语,频频出现在他的诗里。

1172年,陆游47岁,接受了四川宣抚使王炎的邀请,前往南郑开展备战军务。8个月时间里,陆游在汉中和抗金前线之间不断往返,曾到过两当县、凤县、大散关等地,从事抗金军务。陆游所处的南宋时期,金军气焰嚣张,宋金对峙已成定局,爱国之情激荡在陆游心间。“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一直是陆游的人生理想,直到47岁,陆游终于跨上战马,参与抗金事宜。

如果阅读他的《剑南诗稿》中《怀昔》一诗,会发现陆游曾在秦岭刺虎。那是一个冬天的傍晚,陆游一行人执鞭骑马来到秦岭大散关,视察敌情,那日雪花纷飞,渭水结冰。正在视察时,在离大散关不远处的秦岭山谷间,突然遇到一只乳虎,它扑身而来,一行人被惊住,危急之际,自小习武练剑的陆游,躲闪之后挺剑刺虎。虎血溅在他的貂裘大衣上,虎倒在了血泊中。陆游刺虎的事儿,传遍了军中。

在秦岭刺虎,被陆游郑重其事地写进诗里,那奔袭而来的猛虎,在陆游眼里如同入侵的胡虏,陆游挺剑刺虎,就像杀敌一般痛快、勇猛。然而,不久南宋朝廷就放弃了西线战场,将王炎调离汉中,陆游也不得不悲愤离开前线,满腔热情付之东流,唯有寄情于诗文。

8个月的抗金往事,让陆游回味了大半生,秦岭大散关成为陆游心中一个特殊的地方。“一点烽传散关信”“大散关头夜闻角”“不见王师出散关”等诗,可见陆游对秦岭散关念念不忘。

何景明:明代才子感受太白山

太白山是秦岭主峰,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风流名士在这里见到或相同、或不同的日出日落、云舒云卷,被那些苍劲挺拔的松杉和青峰勾起无限遐思。在太白山,与天地对话,许多文人都曾留下关于太白山的文字。岁月流转,文字却不曾磨灭。如今,我们仍能读到许多关于太白山的诗文,这其中,明代诗人何景明的《太白山歌》独具特色。

▲ 太白山日出 

何景明,字仲默,号白坡,又号大复山人,是信阳人。何景明少小时就聪慧过人,据记载,他8岁能文。1502年,19岁的何景明考中进士,后来成为中书舍人。因为他性格耿直,淡泊名利,所以在宦官刘瑾权势滔天之时,何景明没有趋炎附势,而是直言进谏,后又称病归乡,坚决不与其同流合污。直到刘瑾被诛,他才返回工作岗位。后来,他被升为陕西提学副使,官至四品。

何景明性格耿直是出了名的,《明史》中说他“官囊不满三十金”,还评价他“景明志操耿介,尚节义、鄙荣利、与(李)梦阳并有国士风”。他交友有几个准则:凡是权贵不交、宦官不交。他在陕西时,遇见权贵的家属仗着家世为非作歹,他毫不畏惧,抓住就痛打一通。有时官场应酬,权贵邀他吃饭,他总是推托不去,实在无法拒绝的情况下,他也有绝招——自带马桶,坐在桶上吃饭。

在勤勉为官的同时,何景明在文学上的造诣也很深。他是明代“文坛四杰”中的重要人物,也是明代著名的“前七子”之一,与李梦阳并称文坛领袖。他曾因高超的文学造诣,担任内阁讲经官,为帝王和大臣讲儒家经典,一月三次。

▲太白山秋景 

当时,文学上盛行台阁体,讲究华贵,注重形式。何景明则和几位友人主张文章以实用为主,诗歌以反映现实、有韵味为好,号召大家向秦、汉、唐时期诗文学习。这种“复古运动”使得过去的华丽文风为之一变,获得不少好评。

在《太白山歌》的写作中,何景明也颇为注重写实与抒怀结合的笔法,既有“雷雨窈冥岩洞黑”“中峰迢迢直上天”“石壁铁锁空高悬”这种十分具有现场感和视觉感的诗句,也有“瑶宫玉殿开云烟”“龙潭倒映峨眉月”“飞仙凌空笙鹤随”这样的词藻,读来令人身临其境,精神为之一振。通过这首诗歌,我们也能感受到,太白山对诗人情感上带来的那种震撼,真不愧“秦岭第一峰”。

岑参:在秦岭想起石鼓和隐士

唐时,岑参曾踏访宝鸡地区的凤翔、陇山、岐山和秦岭等多地,留下了《凤女台》《初过陇山途中呈宇文判官》《赴北庭度陇思家》等多首诗词。其中有一首《望秦岭微雨作贻友人》,讲秦岭雨中的景致,悬崖、飞瀑、高岭,身处秦岭里,边塞诗人岑参思绪万千。

岑参具体是哪一年来的秦岭,不得而知。从诗文来看,当时,岑参寻访友人却没有见到,归途中在秦岭遇雨。“诸峰皆晴翠,秦岭独不开”其他山上已经是一片翠色,唯独秦岭山上的树木还未见变绿,猜测岑参过秦岭可能是初春时节。云朵开合处,有险峻陡峭的山崖露出来,高崖上的瀑布飞流而下,在半空中留下白皑皑的身影。

▲黄柏塬秋色 

雨溅在石壁之上,激起响声,彼时的岑参北望长安,联想到了与此地有关的人和物。

站在秦岭上,岑参想起的物件是出土于秦岭山下的石鼓。石鼓记录着秦人的故事,融历史知识、诗词、书法等多种文化于一体,岑参作为一位唐代文人,自然对这一古物分外关注。站在秦岭上,岑参似乎能听到石鼓的声音。想完石鼓,岑参又想到了张仲蔚。张仲蔚是晋朝隐居高士,为扶风平陵人,隐居在嵩阳蒿蓬茅庐中。此人善作文赋诗,常常居住在贫寒、人烟稀少的地方,他不求名利,闭门养性,才华颇高。这样高洁的隐士,被许多诗人推崇,李白就曾有“谁念张仲蔚,还依蒿与蓬”的诗句,比喻自己一位朋友像张仲蔚一样,是一位高傲隐士。

岑参在秦岭山中看到这样险峻、美丽的景色,想到如此绝佳的山光水色正适合张仲蔚那样的隐居高士居住。这些诗句,流露出岑参对秦岭景色的喜爱,也体现了他的隐逸思想。岑参在出塞之前,曾有过一段嵩阳隐居读书生活,对山水自然美景有独特感悟。这首描绘秦岭的诗有隐逸情致,描绘出一个山势险峻、景色瑰丽、有文化韵味的秦岭。

李齐贤:高丽文人赞叹秦岭奇峻

元朝时,高丽文人李齐贤以公使身份,曾多次来到中国,逗留时间长达20余年。李齐贤才学颇高,在中国结交了张养浩、姚燧、阎复等许多文人学者。而且,李齐贤喜欢游历,写下多篇描绘中国名山大川、名胜古迹的诗词。其中,有一首词《水调歌头·过大散关》,描绘的正是他眼中的秦岭。

1316年,李齐贤28岁,奉命奔赴西蜀峨眉山。李齐贤由陕西入四川,过秦岭大散关,蜀道崎岖不平,旅途艰辛,但山川景色十分奇特。李齐贤沿着弯弯曲曲的山中溪流走到头,渐渐进入崇山峻岭之中,李齐贤感慨:“山中白日无色,虎啸谷生风。”这句颇有气势。李齐贤站在秦岭山中,好像连日头都显得黯淡无光,假若老虎吼叫一声,能在山谷里刮起大风。

▲鸡峰霞光 

万仞悬崖上有千年古藤,山间树木郁郁葱葱,翠绿茂盛。在秦岭山间行走,人困马乏,马儿累得汗如雨下,身后的狭窄山路千回百转,一层层仿佛云梯一样。一番艰辛跋涉之后,李齐贤终于登上山顶。山顶是什么样呢?李齐贤看到云海之下,山峰仿佛有一半落到了天外,一行大雁远远飞走,消失在视线中。从攀登山路的疲乏,到一览众山小的喜悦,李齐贤不免生发感慨。

李齐贤在秦岭山上感慨了些什么呢?“男子平生大志,造物当年真巧,相对孰为雄。”面对大自然的磅礴与奇巧,李齐贤突然有一个想法,把男子的志向与大自然的创造力相比较,不知谁高谁低。可见,李齐贤经过重重困难险阻,登山成功后十分喜悦,豪迈之情激荡心间。李齐贤赞叹,即便是自己老了,也可以把这段经历告诉后来人,想必他们也会很惊诧。

秦岭山色让李齐贤印象深刻,他写下的《水调歌头·过大散关》气势跌宕起伏、激越豪迈。其实,李齐贤还写过一首《蜀道》,感慨蜀道奇险:“下马行难立,逢人走却回。”可见蜀道之险,难怪他要把翻越秦岭当成一件可以讲给后来人的奇事。

(来源:宝鸡日报)

编辑:汪妍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