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宝鸡蜂蜜:流传五千年的甜蜜芬芳

2021-08-10 08:14  

盛夏时节,随着椴树、漆树、五倍子等大宗蜜源植物花期的结束,宝鸡地区的蜂农又迎来了一个丰收季。

宝鸡地跨秦岭、关山、千山,森林面积1466万亩,蜜粉源植物500多种975万亩,开花期长达8个月以上,为中华蜜蜂(简称中蜂,也称土蜂)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环境和充足的食物资源。因此,宝鸡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发展中蜂养殖的绝佳区域,留下了诸多与中蜂相关的传说和故事。

渭河岸边的“中华养蜂第一人”

说起“中华养蜂第一人”,许多人都认为是姜岐。因为东汉时期的姜岐是有文献记载的第一位中华蜜蜂养殖者。《高士传》记载,姜岐隐居山林,“以畜蜂、豕为事,教授者满于天下,营业者三百余人。”

但宝鸡地区的人们自豪地认为,当地的养蜂历史可追溯至五千年前,炎帝的母亲任姒(别称女登)才是“中华养蜂第一人”。《帝王世纪》记载,“神农氏,姜姓也。母曰任姒,有乔氏之女,名女登,为少典妃。游于华阳,有神农首感女登于尚羊,生炎帝。”

作为“炎帝故里”的宝鸡,流传着诸多与女登相关的传说。宝鸡市凤翔区“女登会”(也称“排灯庙会”)的由来就与女登养蜂有关。相传,女登在渭河南岸教民养蜂,由于受到炎帝烧荒垦田的影响,无奈搬到渭河北岸长满国槐树的塬上居住。炎帝孝顺,知道自己烧荒逼走了母亲,十分难过,就派人四处寻找、打听,找到女登时,已经是农历正月二十五(农历正月二十六为女登生日)。炎帝遂连夜手持火把,来到女登的住处请她回去。但女登不愿再回到渭河南岸去养蜂。炎帝只能遵从母亲的意愿,带着部落的人手持火把,绕着村子走。连转三圈后,炎帝才回到渭河南岸的部落。此后,每年的农历正月二十五,炎帝都会带着部落的人举着火把连夜赶路,前去为女登祝寿。

“‘女登会’中女登养蜂的传说反映了远古时期先民养蜂方式发生转变的现象。”省太白林业局产业发展科副科长吴晓刚说。从事中蜂养殖20多年的他对于蜜蜂文化有着诸多研究。

“远古时期,中蜂处于野生状态,岩穴、树洞是天然蜂窝。人们从野生动物掠食蜂蜜、蜂蜡中受到启发,学会了从树洞、岩穴中寻取蜂巢,采用捣毁、火烧蜂窝方法来采集蜂蜜、蜂蜡及蜂蛹。”吴晓刚介绍,之后,人们逐渐改变了原始掠夺的采集方法,有意识地利用蜂群的再生产能力,发展成用烟熏驱蜂、保留蜂窝的方式来采集蜂蜜。

“炎帝部落善于用火,当时很可能已经通过火制作出了一种原始的蜂桶。用火灼烧杨树、柳树等软杂木树干,使其中空,做成蜂桶,涂抹蜂蜡,留出蜂门,引诱野生中蜂,这样就能更加方便地获取蜂蜜和蜂蜡了。”吴晓刚说。

从土法养蜂到活框养蜂

7月22日,太白县咀头镇上河村,村民曹振华正忙着检查摆放在房屋周边的蜂箱。他手里拿着的巢框爬满了密密麻麻的中蜂,不时有几只中蜂在空中飞舞。

今年65岁的曹振华,已经养殖中蜂40多年了。“我们村里蜜源多、环境好,一直以来都有养蜂的传统,养蜂的手艺一代传一代。我就是跟着老一辈的人学习养蜂的。”曹振华说。

曹振华家的院子里,放置着一只直径50厘米左右的木质圆桶,桶里面还留有蜂巢。“这是一只已经废弃的蜂桶,我没舍得扔。”曹振华说,20世纪80年代他刚开始养蜂的时候,上河村的蜂农都用这种蜂桶。当时,他们上山砍伐高大粗壮的树木,用工具使树干中空,并用铁丝箍紧,这样,一只简易的蜂桶就做成了。

“蜂桶做成以后,还要进行处理。在蜂桶里面点燃报纸或者杂草,用烟熏来杀虫灭菌。随后还要涂抹蜂蜡,这是为了模拟野生中蜂的生存环境。”曹振华介绍,之后就上山把蜂桶放置在周围蜜源充足、背风向阳的石崖下,等着野生中蜂进入蜂桶。“20世纪80年代,每年我都去村子北边的山上招引中蜂,有20多个蜂桶能成功招引到中蜂。”

如今,曹振华家有100多箱中蜂,仅留有一只传统蜂桶养殖中蜂。“这是好多年前留下来的,明年就用不上了。”曹振华说,“2000年以后,我们村的蜂农都用上了标准蜂箱,开始了活框养蜂,蜂蜜的产量有了大幅提升,传统的蜂桶就慢慢被淘汰了。土法养蜂,相对来说比较落后,很难观察蜂群的内部情况,获取蜂蜜时采取割蜜的方式,会对蜂群造成很大伤害。活框养蜂,管理蜂群方便,取蜜通过摇蜜机进行分离式摇蜜,十分便捷。”

“活框养蜂,就是将蜂脾固定在巢框上,可自由移动调换。这个技术是随着意蜂(意大利蜂)的引进一起传入中国的。现在我们看到的标准蜂箱,也被称为郎氏蜂箱,是19世纪50年代美国人郎斯特罗什发明的,专门用于意蜂养殖。”吴晓刚说,1911年,清末秀才张品南在福建闽侯与人合办三英蜂场,养殖中蜂。1912年,他赴日本学习活框养殖意蜂技术,之后他毕生致力活框养殖意蜂技术的研究与推广。活框养殖意蜂的技术于20世纪20年代盛于江浙,于20世纪30年代传遍全国。“后来人们将活框养殖意蜂的技术应用到中蜂养殖上,就出现了用外国的蜂箱养殖中国蜜蜂的现象。”

“活框养蜂方便、效益好,目前太白山区的蜂农都用上了标准蜂箱。”吴晓刚说,“四川农业大学的教授在标准蜂箱的基础上,研究发明了GN蜂箱,专门用于中蜂养殖,效果非常不错。”

青山深处酿造“甜蜜生活”

小小的中蜂,帮助太白林区探索出一条绿色发展的道路。

20世纪末,以伐木为主的省太白林业局的各个林场,为响应国家封山育林的号召,组织林场职工探寻发展新路。林场职工立足本职岗位和自然条件开始养殖中蜂,经历中蜂病害困扰、意蜂侵袭等重重困难后,逐步发展起了中蜂产业。

2014年以来,省太白林业局对中蜂产业通过多种方式进行扶持,鼓励林场职工积极参与中蜂养殖,出台以奖代补、产业借款等扶持政策,为林场职工提供启动资金用以购买蜂箱、蜂种,并向各养殖基地无偿提供华山松用于蜂箱制作。这些激励措施,促进了中蜂产业的快速发展。目前,省太白林业局的7个林场和3个园区共建立了10个中蜂养殖基地21个养殖点,养殖人员118人,养殖中蜂5000多箱,年产蜂蜜6万公斤以上。

为了延长产业链,省太白林业局于2018年建成中蜂产业生态园,安装了一条日加工量5吨的数字化调控蜂蜜灌装生产线,形成了标准化、规模化、集约化的生产经营。

小小的中蜂,也帮助众多山区群众走上了致富道路。

姚林东是麟游县佛堂寺村第一位养殖中蜂的村民。2015年,当时还是贫困群众的姚林东,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率先买了5箱中蜂尝试养殖。为了养好这5箱中蜂,姚林东上过“农民夜校”,请教过专家教授,还专门跑到麟游县外面的蜂场去学习经验。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当年底,姚林东发展了50多箱中蜂,一举摘掉了“穷帽子”。

中蜂养殖让姚林东脱了贫,也让乡亲们看到了致富的希望。2016年4月,姚林东成立了麟游县林东中蜂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吸纳有中蜂养殖经验和意愿的30户贫困户加入合作社。2018年,合作社扩大养殖规模,新增中蜂2000多箱,年收益15万元,其中,给贫困户分红近9万元,户均增收1700元。目前,佛堂寺村共发展中蜂养殖7500多箱,并在2021中国(宝鸡)“槐花·蜜蜂”产业助力乡村振兴行动的活动上被评为中蜂养殖示范村。

太白林区和佛堂寺村的变化是宝鸡地区中蜂产业发展的缩影。目前,宝鸡全市中蜂存栏30多万箱,占陕西省的一半、全国的十分之一,年销售、加工优质蜂产品达1.3万余吨,产值5亿多元。宝鸡成了名副其实的“中华蜜蜂之乡”和“中国优质蜂产品基地”。

记者手记

擦亮中蜂蜂蜜品牌

近年来,在政府的帮助下,陕西省许多群众走上了中蜂养殖的致富道路,中蜂数量实现大幅增长。以宝鸡市为例,2020年中蜂存栏量超过30万箱,占全省的一半、全国的十分之一。但是,中蜂数量增长的同时,中蜂蜂蜜的销售却成了难题。

太白县咀头镇上河村村民曹振华向记者反映,每年如何销售100多箱中蜂所产的七八百公斤蜂蜜是他最头疼的事情,目前他只有熟人购买和游客购买这两种销售渠道。另外,走进各大超市,基本看不到陕西省的中蜂蜂蜜产品。登上天猫、京东等购物平台,也只能搜索到陕西省少量的中蜂蜂蜜产品。

由此可见,陕西省中蜂蜂蜜的销售渠道十分有限,并没有完全对接上我国广阔的蜂蜜市场,这将会给陕西省正在发展的中蜂产业埋下隐患。相比于洋蜂蜂蜜,中蜂蜂蜜产量低、价格高,每公斤在60元以上。因此,要使蜂农和蜂产品公司有更广阔的销售渠道,实现陕西省中蜂产业的进一步发展,就必须不断加大品牌建设。

第一,打好文化牌。女登作为炎帝的母亲,也是“中华养蜂第一人”,是陕西省中蜂产业独一无二的“形象宣传大使”,因此要深挖女登传说,利用品牌营销,做好宣传。第二,持续打好生态牌。陕西省蜂农大多在秦岭、黄龙山等植被茂密的山区养殖中蜂,所产蜂蜜天然无污染。因此,一定要坚持生态养殖,实现生态优势向发展优势的转变。第三,打好质量牌。加大对各地蜂农的技术培训,规范中蜂养殖,提升蜂蜜质量,让更多消费者认可陕西省中蜂蜂蜜产品。(陕西日报)

宝鸡新闻网最新原创作品:

不松懈!宝鸡青铜器教您防疫全攻略

编辑:贺雅楠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