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宝鸡凤翔:东湖暂让西湖美 西湖却知东湖先

2021-07-21 09:03  

亭台倒影,增添了灵动与意趣。

左公柳。

尽享一片幽静。

凤仪门。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苏东坡的一首小诗,道尽西湖之美,时至今日,仍让无数人读后心向往之。

许多人知道杭州有西湖,却不知道凤翔有东湖。东湖不及西湖的规模,亦不及西湖的名气,但与西湖是一脉相承的。苏东坡在26岁时修浚了东湖,30年后他又修浚了西湖,所以说东湖和西湖为“姊妹湖”。“东湖暂让西湖美,西湖却知东湖先”,民间流传的这句话点明了东湖和西湖的关系。

东湖之始

东湖所在地在夏商时被称为橐泉。商王文丁十二年,也就是周文王元年,传说有凤凰在此饮水,周人认为是祥瑞之兆,便将橐泉更名为“饮凤池”。

北宋仁宗嘉祐六年,苏东坡应试及第,出任大理寺评事凤翔府签书判官。年轻的苏东坡从山清水秀的四川家乡来到渭北黄土高原的凤翔,眼前的景况使他的心中很不是滋味。有一天闲暇的时候,他来到城东,看见一潭清澈的泉水,就是当时的“饮凤池”,顿时心旷神怡,仿佛回到自己美丽的家乡。

苏东坡在“饮凤池”原基础上挖掘疏浚,引泉水注入,种莲植柳,建亭修桥,使其形成“湖内红花间白花,湖边游女停香车”“风绕微波绿满地,倚风杨柳舞频欹”的园林美景,又因其距府城东门只有二三十步,因此给其取名为东湖,距今已有近千年的历史。

“吾家蜀江上,江水绿如蓝。尔来走尘土,意思殊不堪。况当岐山下,风物尤可惭。有山秃如赭,有水浊如泔。不谓郡城东,数步见湖潭……”苏东坡所作的《东湖》诗,描述了修浚东湖的由来,赞美了东湖优美的风景,书写了游览东湖的感受。

东湖之亭

东湖之中,众亭挺立,古朴精巧。其中有的为苏东坡所建,有的为后人为纪念苏东坡所建。

东湖诸亭中,最为有名的无疑是喜雨亭。苏东坡一篇脍炙人口的《喜雨亭记》,让喜雨亭至今为人所知。喜雨亭是苏东坡所建,原址在凤翔府衙内,后人为了纪念苏东坡的文章政绩,将其迁建于东湖。

苏东坡在凤翔任职期间,自然灾害一直比较严重,特别是天气干旱少雨的现实,给农业生产和百姓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威胁。他关心民间疾苦,希望消除自然灾害给百姓带来的苦难。当甘霖降下时,他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高兴地为刚建好的亭子命名为“喜雨亭”,并写下《喜雨亭记》,以忧民之所忧,乐民之所乐为主题,字里行间洋溢着喜悦之情。

君子亭相传也是苏东坡所创修,它亭基高敞,亭顶呈八角形。远在宋代之前,东湖之中就栽种有莲花。在古人眼里,莲花是花中君子。和苏东坡同时代的周敦颐在《爱莲说》中就说:“莲,花之君子者也。”而苏东坡又有“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的习惯,于是在亭子修好之后,在亭畔栽种了几百株竹子,而竹子具有“中虚外直,圆通有节”的君子风范,苏东坡也以君子自许,因此给亭子取名“君子亭”,取花、竹、人“三君子”之意。

洗砚亭为后人所建。相传苏东坡幼年在家乡的“来凤轩”读书时,在地上挖出一块石头,该石是一种上等的砚台材料。他的父亲苏洵于是特地请玉匠雕琢成砚,取名为“天石砚”。苏东坡非常喜欢这方砚台,来凤翔任职时也随身携带,并用此砚在东湖挥笔赋诗作画。每用过之后,他都会用湖水洗干净砚台。他在凤翔为官三年,不仅留下了显赫政绩,还著有大量诗文,著名的“三记一论”(《喜雨亭记》《凌虚台记》《凤鸣驿记》《思治论》)等名篇佳作就成于凤翔。后人为了纪念苏东坡,在东湖修建了这座“洗砚亭”。

东湖之柳

漫步东湖,垂柳依依,令人流连。

俗话说“家有梧桐招凤凰”。在宋代之前,东湖两岸多栽植的是梧桐树。苏东坡在《东湖》诗中曾经写道“至今多梧桐,合抱如彭聃”,意思是说梧桐树高大粗壮,多人难以合抱,可知年代之久远。可惜这些梧桐树没有一株留到今天。

苏东坡修东湖以后栽植了柳树千株,开创了东湖栽植柳树的先河,从那以后历代多有增植。清代名将左宗棠途经凤翔,在此休整,游览东湖时在湖中栽植柳树数株,至今尚存一株,人们称其为东湖“左公柳”。湖内还有很多形态各异的古柳,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凤翔三绝”之首——“东湖柳”。东湖柳历经百年沧桑,饱纳天地灵气,见证着时代的变迁。

1840年,林则徐在虎门焚烧鸦片大长国人士气后,清政府迫于英军压力,将林则徐作为对鸦片事宜“办理不善”的罪臣流放新疆伊犁。林则徐远赴伊犁途中路过凤翔,在此亲手栽植柳树数株,至今尚存一株。

东湖之韵

苏东坡的《凌虚台记》与《喜雨亭记》同样脍炙人口,而在东湖,凌虚台也是一处吸引游客的景点。

凌虚台原址在凤翔府衙内,为北宋太守陈希亮所建。清光绪十四年,凤翔知府熙年重修东湖苏公祠时,见苏公祠左侧地势宽阔,就将凌虚台迁于此。

关于凌虚台的创建还有一段美妙的传说。陈希亮是苏东坡的同乡,两人都是北宋时期文坛上颇有名气的人物,陈希亮任凤翔太守期间,每逢在衙内闲情散步时明知廊外有鸡峰山和太白山,可是总也看不到,于是在嘉祐八年,他在后院修了一座高台,取名凌虚台,闲暇时好观望四野的风景。凌虚台修好后,陈希亮让苏东坡写一篇文章刻石留记。陈太守军人出身,待下属十分严格,可年轻好胜、恃才傲物的苏东坡不愿屈从,于是两人之间经常闹矛盾,苏东坡便在《凌虚台记》中暗含讥讽。文章大致说凌虚台修在凤翔,凤翔这个地方是周秦汉唐的故址,周秦汉唐的宫殿早就没影了,凌虚台总有一天也会灰飞烟灭。建筑尚且如此,何况人事乎?讽诫陈太守官高位显并不足恃。陈希亮看了这篇文章毫不介怀,一字未改命人刻于台上。也许,陈希亮就是要让少年得志的苏东坡明白他的一番良苦用心,后来苏东坡也意识到自己当时年少气盛,对官场、对世事的认识很肤浅,就又写了一首《凌虚台诗》同刻于台上,以表示自己的懊悔之意和对陈希亮豁达气度的褒扬之意。

一个坦荡,一个大度,苏东坡与陈希亮可谓君子之交,惺惺相惜。

会景堂、空濛阁、月转廊、藕香榭、来雨轩、不系舟……东湖虽小,却处处精致,景观丰富,于静谧与灵动中散发出独特的气韵。(陕西日报)

宝鸡新闻网最新原创作品:

壮观!好多宝鸡人 都在这条长长长长长长街上

编辑:李雪彤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