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失踪61年的孩子在宝鸡回家了

©原创   2021-06-29 19:05  

6月24日,在宝鸡市太白县公安局的院子里,已经65岁的咀头镇村民张记成老人拉着对面葛建春老人的手,眼中噙满了泪水。如鲠在喉的他,此刻不敢相信自己做了61年的梦在这一刻成为了现实。

61年,人的一生几乎快要度过,这一个梦也随着张记成做了61年。梦中,一位男子朝他走来,向他打招呼,在诉说着什么,可是他却怎么也听不真切。他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只记得这个男子的微笑像晨曦般柔和温暖。

六月的一天,正在自家地里栽菜的张记成被邻居叫回家,说是警察来他家找他。老实巴交的张记成心生疑惑,大脑飞快地思考着警察寻找自己的种种原因。

“警察找自己可能是有什么案件,老大老二在自己身边,女儿昨天刚来过家里。莫非是老三?老三出门打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家里联系,莫不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不可能!老三为人本分老实,不会做犯罪的事!莫非是老三在外头遭遇了什么不测?”

边想边走,边走边想,张记成内心愈加惶恐与不安,他担心三儿子出门在外遭遇不测,又担心是自己胡思乱想。

惴惴不安地张记成迈进家门,见到两位身穿制服的民警,张记成愈加不安,紧张到说不出话来,还是民警先开了口。

“我们是镇上派出所的民警,你是张记成吗?”

“是我。”

“你对61年前的事还有印象吗?”

“同志,是啥事嘛?”

“我们怀疑你是61年前从甘肃被拐到太白县的,需要采集你的血样。”

警察熟练地在张记成右手食指上采集了血样,随后便离开。张记成的思绪也被拉回到早已封存在记忆里的61年前。

61年前,张记成还是个四五岁的娃娃,只记得那时候兄弟姊妹很多。突然有一天,一个男人背着自己开始爬山,翻山越岭好几天,刚开始到了一户人家歇脚,那户人家怎么都不留他,没办法只能到继续走,也就到了现在的家里。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原本的家可能在另一个地方,甚至不会去怀疑,家里自己养老送终的父母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因为他这一生过得太难了。

刚到太白县的家中,由于家境贫寒,年仅10岁的张记成便跟着大人去山里伐木头,现在同村村民闲聊说起,根本没有人会相信,可这就是他经历的人生。年少时,家里缺粮,自己跟着大人种地务农,大人干什么他干什么,别的小孩都三五成群去放牛,自己只能孤孤单单啃干馍,在本应玩耍的年纪,生性内敛的他身边一个玩伴都没有,品尝了孤独的滋味。80年代,由于长期营养不良,体弱多病的张记成患上肺水肿,差点丢了性命。再后来,随着改革开放,在党和政府好政策的扶持下,张记成给大儿子、二儿子盖起了房子,女儿也嫁了人,一辈子吃尽了生活的苦,没有时间去想、甚至不敢去想自己可能是被拐卖这件事。

又是六月的一个午后,警察再次来到张记成家里。开门见山地说:“老张,你想认亲不认?”

没有任何思索,张记成脱口而出:“想!”

6月24日上午,在全家人的陪伴下,张记成换上新衣来到太白县公安局。在太白县公安局的会议室里,宝鸡市公安局的民警和来自宁夏银川的民警早早等候在这里,一起等候的还有来自银川的一位叫做葛建春的老人和他的家人。

宁夏警方公布了DNA鉴定结果,结果显示,张记成和这位葛建春老人是一家人,是亲兄弟。听到结果,张记成不敢相信,61年了都没有人找自己,怎么自己成了老头,反倒是找到了自己的家人。见张记成不太相信,坐在一旁的葛建春先说了话。

“警察也说了,咱们是一家人,按出生年月,你应该是我的二哥。二哥你应该叫葛明生,咱们家祖籍山东烟台,你丢的那年,我还在咱妈肚子里,你丢的那年我出生的。”

自己叫葛民生?这一切仿佛云里雾里,张记成听得真切却又不觉得真实。

见张记成一言不发,葛建春这位祖籍山东的老人,血液中的耿直瞬间迸发。

“二哥,你年轻的时候头发是不是自来卷?”

张记成摸着自己的头顶思考后说:“是有点卷。”

“二哥,你把左脚的鞋脱掉,把袜子也脱掉,我来帮你脱。”

还没等张记成反应过来,葛建春已经脱掉了自己左脚上的鞋与袜子。

“二哥,咱们葛氏家族的人,所有人,左脚的小拇指头指甲都是两瓣,你自己看!”

头发卷、指甲瓣,还有警察权威的检验报告,在半信半疑中,张记成开了口。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咱爸咱妈有几个孩子?”

葛建春站起来介绍到:“咱爹咱娘有七个子女,咱们有个大哥叫葛安生,我是老三,这是四妹葛建秋,还有五妹葛建华,六妹葛建梅和七弟葛建宁工作太忙了,这次没来。”

听着进屋时的陌生人变成了自己的家人,听着听着,眼泪溢出了张记成老人的眼角。

1960年7月,母亲带着葛明生和葛安生乘坐火车从兰州去往西安,在火车上年仅4岁的葛明生不幸与家人走散。虽然经过多方寻找,但最终未能找到。1972年,葛家人举家迁往宁夏银川工作生活,并一直居住在银川市西夏区。61年来,家人始终没有放弃寻找葛明生,尽管想尽一切办法,也跑遍了全国各地,但最终杳无音讯。

2015年老母亲含泪离世,老父亲葛阳庆也已年逾耄耋。2018年,葛安生与葛建宁听闻银川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开展“寻亲活动”,免费为失散亲人进行DNA检验比对寻亲,兄弟俩便带着母亲的遗愿与父亲的DNA样本来问询。经过样本比对,最终与太白县的张记成比对成功,并最终得以相认。

握着兄弟葛建春的手,张记成久久不愿放开。自己做了61年的那个梦,原来是一个团圆梦,梦中是自己的父亲,是自己的兄弟,是一份难以割舍的亲情,在相认的这一天,梦圆了,家圆了。而葛安生也成为了目前全国已知的找回失踪时间最长的“儿童”。(宝鸡新闻网记者 惠耀辉)

宝鸡新闻网最新原创作品:

宝鸡人都在讲的“一四五十” ,你知道是什么吗?

编辑:李雪彤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