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中铁宝桥电焊特级技师王汝运:16岁出门远行到宝鸡 奔赴远方的桥

2021-05-05 10:16  

习近平总书记在对职业教育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中强调,培养更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国工匠。

时代发展需要大国工匠,新时代呼唤大国工匠。不论是传统制造业还是新兴制造业,不论是工业经济还是数字经济,工匠始终是中国制造业的重要力量,工匠精神始终是创新创业的重要精神源泉。

资料图

时光荏苒,岁月寒暑,择一事,终一生。无数兢兢业业的大国工匠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用精湛的技艺、辛勤的汗水,为祖国的建设无私奉献着,也为培养技术人才贡献着智慧和力量。中铁宝桥集团有限公司电焊特级技师王汝运就是其中一员。

很多时候,桥对于王汝运来说是遥远的。

就在宝鸡的山里,遥想着大桥建成的样子,王汝运心中涌起巨大的成就感:他和工友们焊接好的构件,被组装成一座座桥。

桥,是他寄托在远方的理想,是他编织在远方的梦,让他想起16岁出门远行的那个少年。

4月27日,在中铁宝桥集团有限公司,电焊特级技师王汝运向记者讲起了那些关于桥的故事……

资料图

离乡 坐着火车去“宝桥”

1986年,从山东到陕西,王汝运16岁。

“我那时初中刚毕业,个头也就一米五几,更是第一次出远门……”坐着摇晃的绿皮火车,王汝运从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东疏镇老家,去往位于宝鸡的中铁宝桥集团有限公司。

从泰安到宝鸡1000多公里路程,火车要坐一天。母亲送王汝运离家时,跟他说:“农村孩子,走出去才能谋个出路。你长大了,要懂事。”

35年后的现在,十四运会即将在陕西开幕,“走出去”的王汝运已过知天命之年。他参建了作为十四运会配套工程的西安北客站枢纽工程项目。工期很紧,从过完年至今,忙的时候,他每天工作达12个小时。

资料图

父亲没有机会见证十四运会的工程建设了,王汝运心中有些遗憾。王汝运的父亲也曾是中铁宝桥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工人,后因公牺牲。当年离家远行,王汝运就是去接父亲的班。

王汝运清楚地记得,来到“宝桥”那天是11月6日,天气已经转寒。他被安排好了宿舍和吃住,但心里仍不踏实。那时,王汝运在单位年纪最小,个子也小。

“我来这里要干什么?要学什么?”这一切对于王汝运来说都是未知的。

“焊接会吗?想不想学?”单位领导问他。

服从单位安排,这是王汝运给出的答案。他虽然有些迷茫,但总是想起母亲的叮嘱。

按照培养程序,要由师傅带徒弟,经过两年学徒阶段,才能正式出师。

王汝运的师傅叫丁西洛,今年已69岁。那时候,师徒关系更像父子。平时,徒弟不仅跟着师傅学技能,还会干些端茶送水的杂活。

资料图

丁西洛很严厉,不许王汝运学抽烟。他对王汝运说:“你和别人不一样,你父亲走得早,家里贫穷。抽烟对身体不好,又费钱,你要争气,要挣钱养家。”

“从16岁到现在,我没抽过烟。”王汝运说。

丁西洛在对王汝运的教学过程中,最严厉的一句叮嘱是:“干活一定要注意安全!”这句叮嘱,后来也成了王汝运反复叮嘱自己徒弟的话。

求学 在跨越障碍中成长

桥,一种用于跨越障碍的大型构造物。有了桥,就能从河的这边跨到对岸、从城市的南边跨到北边、从山的这头跨到那头。

1995年4月,遥远的汕头,正动工兴建一座跨海大桥——汕头礐石大桥。

汕头礐石大桥是广东省汕头市境内连接金平区与濠江区的跨海通道。大桥动工两年后,即1997年,王汝运“南下”了。

那时,王汝运已经当了11年焊接工人,还当上了工长。他被派往汕头,承担汕头礐石大桥的焊接工作。

平日常用的焊接方法是横焊。而在汕头礐石大桥的施工现场,仅用横焊是不够的,王汝运和工友们必须突破创新。于是,他们采取了横焊、立焊、仰焊等相结合的方法,难度也加大了。

资料图

汕头礐石大桥位于榕江水道之上,焊接这座桥成了令王汝运骄傲的事——在这座桥的焊接工作中,他创新研究出一种新工艺:单面焊双面成型。

王汝运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

闲下来时,王汝运会在车间里坐一会儿,曾经学焊接的画面总在这个时候浮现。

初中毕业的王汝运,最初看不懂焊接图纸。而从学徒转为正式工人,必须通过考试。“理论知识还能死记硬背,但牵扯到焊接原理,需要更深的物理知识,我就搞不懂了。”王汝运说,遇到不懂的问题,他经常会去请教技术员。几十年下来,他记满了10多本厚厚的笔记本。

资料图

那时焊接,师徒只能共用一套工具。王汝运抓住一切实操机会,从实践中慢慢吃透理论,经常熬到凌晨一两点。

焊花飞舞如烟花,王汝运的青春也随焊花一同绽放。

1998年8月,汕头礐石大桥主桥路段全线贯通,1999年2月通车运营。通车运营的这年,王汝运再次“南下”了,这次是南京。

如今的南京八卦洲长江大桥,2019年12月改名之前叫南京长江第二大桥,王汝运已经习惯了称它为“南二桥”。

王汝运参与“南二桥”建设是在七八月份,他和工友们要在高温的箱体内作业。

王汝运当时已经积累了创新经验。“对我来说,这个活儿在技术上已经不存在太大困难了。”王汝运笑着说,但要克服的困难是高温,而且箱体内烟尘很浓,呛得人嗓子疼,气都喘不上来,工作两个小时就得出来一趟。

资料图

王汝运和工友们苦干60天完成了大桥钢箱梁环缝焊接任务,创造了探伤合格率100%的纪录。仅王汝运一人完成的焊缝总长度就达2000多米。

南京长江第二大桥于2000年全线贯通,2001年3月建成通车。在钢箱梁斜拉桥技艺上的创新,也为王汝运和中铁宝桥集团有限公司赢得了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等殊荣。

桥下滔滔江水,王汝运没有时间观赏,远方还有更多的桥等着他奔赴和抵达……

授业 挑起创新带头人重任

王汝运的“劳模创新工作室”里,摆放着各种形态的焊接件。对于王汝运来说,这些就是他的艺术品。他掌握手工焊、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埋弧自动焊、氩弧焊等多种焊接技术。

“焊接件外形均匀、美观,能够焊出鳞片状的波纹,不能‘咬边’,这些都是体现焊工水平的标志。”王汝运说。

2003年,王汝运带队,代表中铁宝桥参加中国中铁系统的技术比武。赛前虽经过精心准备,但比赛时因为过于紧张,仰焊环节还是出现失误,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人工剔掉焊缝,重新焊接。

于是,王汝运单腿跪在地上,一手拿着榔头,一手拿着錾子,足足30分钟才剔完,再用锯条手工锯开100毫米长的焊缝进行修复。最终,他和团队夺得了个人、团体两个第二名的好成绩,创造出艺术品般的焊接件。

资料图

焊花耀眼,甚是好看,其高温却会造成烫伤。即使有护具,王汝运的双手还是留下了点点伤疤。焊接工作劳动强度大、作业环境较差、技术要求高,在许多人眼中就是粗活累活。

这些年,也有其他工作机会向王汝运抛出“橄榄枝”,可他一直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成了行业内著名的电焊特级技师,并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岗位学雷锋标兵等称号。

和惯常印象中“山东大汉”的形象不同,王汝运并不高大,瘦削的双肩却挑起了创新带头人的重任。

这个行业人才缺口大,年轻人来了,又走了。王汝运如今带了8个徒弟,他希望能尽力将技术传授下去。“焊接就像绣花,很多精细处的工作必须要由人工来完成。”

资料图

中铁宝桥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以王汝运命名的“劳模创新工作室”后,王汝运先后培养出特级技师3人、高级技师6人、技师7人、高级工25人。工作室成为孵化高素质、高技能职工的“学校”。

不仅是桥梁焊接,在我国的各个行业,无数像王汝运一样的工匠正在要紧处、细微处,支撑着祖国的建设和发展。(陕西日报记者 王帅 王佳伟)

宝鸡新闻网最新原创作品:

为劳动喝彩,向宝鸡工匠致敬!

编辑:王可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