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宝鸡脱贫故事 | 张宝成戒酒记

2020-12-31 09:13  

冬至刚过,“山民”张宝成拎着两瓶好酒回到移民搬迁新村。他已经5年滴酒不沾,但这次买酒有大用——请村里几个能人吃顿饭,给大儿子张罗春节相亲的事情。

新家里,客厅、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这个50岁的山里汉子很难相信,不过5年,自己再也不需要借酒消愁了!

前些年,凤县凤州镇白石铺村的乡亲们都知道张宝成爱喝酒,而且是“穷喝”。张宝成父母去世早,只在村后大坪山顶上留下3间土坯房和6亩山坡地,张宝成和妻子陈爱凤土里刨食,种小麦、种苹果,一年到头能挣下千把块钱就不错了。每当手里有些余钱,张宝成总会到村里的小卖部买瓶酒,靠着招风透隙的屋墙喝两口酒,逗逗儿子,唱段秦腔。

家里穷,张宝成买的不过是10元一瓶的“小绿瓶”太白酒。他不是不想富起来,但是山太大了,路也太陡了。山下的同村人依托良好的旅游资源,种苹果、栽花椒、开农家乐,日子一天比一天富裕,但张宝成只能站在山顶有想法、没办法。羡慕一阵,他还得拿起爷爷留下的扁担,挑着两个铁桶到山沟里挑水。缺水、缺钱,张宝成一家甚至几天不洗脸,几个月不吃肉。唯有喝两口小酒的时候,晕晕乎乎的他才觉得日子似乎不那么难。

2008年,张宝成家里再添新丁。抱着襁褓里的小儿子,他暗下决心,家里太穷,再不能喝酒了,得省下钱拉扯大这两个娃娃。然而,一场噩梦悄然袭来,没多久,妻子陈爱凤病倒了。

乳腺癌晚期,拿着确诊单,张宝成慌了神。花光积蓄,借遍亲朋,欠下8万多元外债,但妻子还是瘦成了一把骨头后撒手人寰。出殡那天,纸花飞扬,张宝成一手牵着10岁的大儿子,一手抱着咿呀学语的小儿子,眼睛里几乎没有了生机。

小绿瓶,一仰脖就是小半瓶,三口就能见瓶底……张宝成又开始喝酒了,而且变成了酗酒。大儿子怕,小儿子哭,他却不管不顾,推开屋门,摇摇晃晃下山,在村里的小卖部阴着脸赊酒。

日子久了,村里人看不下去,甚至有人劝他把小儿子送人,但张宝成把酒瓶在地上摔得粉碎,一口回绝。6亩山坡地里的杂草比庄稼还多,果园里的苹果比谁家都稀。没了志气的张宝成,成了乡亲口中的“酒鬼”,也注定成了贫困户。

2015年,扶贫奔小康步伐开始加速,但张宝成依然酒不离口。村干部再三商议,张宝成要脱贫,必须先“夺”下他手中的酒瓶。

劝,不听,再劝,还是喝,张宝成反问“扶贫跟我有啥关系?”村委会副主任杨红丽上前抢夺酒瓶:“你个大男人整天喝,娃不管,家不顾,对得起爱凤临走时的嘱托吗?”

张宝成攥住酒瓶不撒手,村支书郑发荣上前郑重承诺:“大家伙帮你,但你得先戒酒!”张宝成怔住半晌,“哇”的一声哭出来,终于松开了酒瓶。

网络配图

想摘掉“穷帽子”可不是件容易事。可以说,张宝成家的希望就在那6亩山坡地上。然而,受制于品种和手艺,每到苹果成熟季节,别人家的苹果果形硕大、色泽红艳,而他家的苹果要么果子“小一圈”,要么颜色“青红脸”,亩产也只有人家的一半,算算收益,一亩果园能卖下2000元就不错了。

咋办?先学手艺。在村干部的帮助下,张宝成鼓起勇气参加了当地苹果和花椒栽植技术培训班,施肥、剪枝、套袋……笔记记下厚厚三大本,这个和大山打了半辈子交道的农民,像海绵吸水一样当起了学生,甚至成了培训班里公认的“尖子生”。

然而,知识有了,想付诸行动,套袋、施肥哪样不花钱?一屁股外债的张宝成又没辙了。村干部多方联系,又帮他争取来5万元扶贫贴息贷款,还轮番到果园里与他一起干活,尤其在“嫁接”这个关键环节上,村上甚至想办法邀请到西农大教授,在张宝成的果园里一对一进行专题辅导。

这三四年,张宝成再没沾过一滴酒,他一门心思想着咋样还债,咋样赚钱。用他的话来说:“酒那东西,看着像白开水,喝到肚子里闹鬼,实在没那闲工夫。”

张宝成的辛苦,村里人都看在眼里。果园套袋,几万个苹果得一一“见面”,不少人选择雇工来做,但为了省下雇工钱,张宝成没白没黑,硬是一人撑下来;花椒采摘,同样需要雇佣人力,张宝成天不亮就下地,半夜了才回家,双手扎得全是血口子,只为能多省下些采摘工费。

清理杂草,镰刀划破手掌,找块破布缠缠;大雪封山,他一步一滑,爬到山上果园里,一棵棵“探望”这些“老伙计”。坐在山顶上,他想起了去世的妻子,也看到了还债的希望,看着想着,忍不住又是一番热泪。几年后,张宝成的坚持,获得了全村人的尊重。村里人说,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都吃不了这个苦,他这是在拼老命哩!盛夏花椒成熟,金秋苹果出园,这是张宝成最高兴的日子。果品质量好、果径大,卖的价钱一年比一年好,蘸着唾沫把一叠钞票数得哗哗响,他心里乐开了花。有村民故意问:“老张,挣下这些钱,不喝几瓶庆祝下?”张宝成脸一红:“去,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5年时间,张宝成改变了人生轨迹。6亩果园中,花椒、苹果亩产分别超过200公斤和3000公斤。农闲的时候,他还被聘到村内公益专岗,实现了家门口务工增收。2017年,张宝成摘掉了“穷帽”;2018年,收入超2万元;2019年,再超3万元;2020年秋,算算账,一家人年收入已经超过4万元。如今,张宝成外债还清了,小儿子在镇小学读书,大儿子更是走出大山,在一家酒店当上了厨师。同样,张宝成也谨守着自己的承诺,5年来没碰过一口酒。

前不久,他专门找到村干部,想请他们到镇上“撮一顿”表示感谢,但却被一一婉拒。“我都说了吃饭我绝不喝酒,是请他们喝好,但没一个干部答应!”张宝成一边搓着手一边呵呵地笑,“我这辈子都不准备再喝酒了,除了将来我两个儿子的喜酒,那是要破戒一盅的!”(宝鸡日报记者 孙海涛)

宝鸡新闻网最新原创作品:

守护文明宝鸡,这样做就好啦……

编辑:贺雅楠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