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宝鸡太白县:祖孙三代85年守护红军标语

2020-08-20 22:30  

在大秦岭深处,有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小村庄——太白县二郎坝皂角湾村。三伏天里,热浪袭人,村头一户农家院落里却人流如织。这深山农家院里有啥宝贝?

“春荒到财东富豪家里去分粮食吃!”十四个斗大的墨字劲透墙土,这就是“宝贝”。85年前的3月15日,4000余名红军雄赳赳而来,气昂昂的在这面土墙上刷下的这条标语,强烈的时代感扑面而来。

院门前的一棵皂角树下,记者与屋主李云安交谈起来。没说两句,55岁的李云安却红了眼圈,伸出三根手指:“我爷,我爹,我,三辈人,85年守着这条标语哩。人,忘不得‘根’!”

时光倒转,85年,是什么让老李家三辈人如此执着,如此守望?

一条标语“留”下了老兵

李云安祖籍是湖北人,参加长征的爷爷李定慈受伤后落脚到太白县二郎坝皂角湾村。

1935年3月,红二十五军两路部队从汉中华阳县到太白县黄柏塬的二郎坝会合长征北上。湖北籍战士李定慈、李定秀兄弟俩就在这支红军队伍里。

▲爷爷李定慈(右)

初春春寒料峭,流经二郎坝到华阳县的湑水河里,冰凌子起起伏伏,碰撞着随波而去。石塔河伏击战,红二十五军与国民党军队激战一场,李定慈腿部受了枪伤。山高路远,怎么办?按照上级安排,他被安置在华阳一村民家中休养。为了不拖累大部队,李定慈留在了莽苍苍秦岭腹地。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岁月,农家一年四季缺粮,半年之后,伤势好转、把“心”留在红军队伍中的他,拖着瘸腿决定辞别农家寻找部队。

往北走,这是他的信念。山路上杂草丛生、野兽出没,李定慈常常几天吃不到一口饭,但他咬紧牙关坚持走了一百多里。硬撑着走到二郎坝皂角湾村,他腿伤复发,精疲力尽。这时,他发现了路边财主家祠堂墙上红军写的标语,摸索着黑沉沉的大字禁不住泪流满面。一番思量,他决定留下来,在标语旁边简单搭了一间茅草房,期待能与部队重逢。

茅草房成了红军标语的“哨所”。顽皮的孩子跑来抠墙土玩,他大声吆喝着把孩子远远劝开;财主家运来白泥翻修祠堂,他挡在标语前,须发偾张,护住标语寸步不让;自家耕牛被牛虻咬得狠,到墙边蹭痒痒,他捡起木棒,抽得耕牛浑身是伤,看到标语完好,又转身摸着牛身上的伤,眼泪止不住地淌……

时间长了,皂角湾的村民都知道,李定慈是个勤快人,更有一副热心肠,但有个“穴位”——红军标语。谁动了标语,就是动了这个“老倔头”的命根子。

皂角湾山头的白雪积了化,化了积。三十多年后,李定慈的弟弟李定秀辗转找到了哥哥,原来,李定秀当年从二郎坝跟随大部队到了延安,参加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解放后在福建军区任职,他希望哥哥一家人到福建定居。然而,李定慈谢绝了,理由很简单——多少红军战士牺牲在秦岭大山里了,现在自己的任务,就是守护好他们写的标语。

儿子接力守护“初心”

李云安,1965年出生,在他的记忆中,儿时村里人经常围拢过来,听爷爷李定慈讲述红军的战斗故事。在爷爷看来,红军为啥打仗?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让穷乡亲们能吃饱肚子。

▲父亲李明富心

1974年的一天,久病的李定慈把全家人带到标语墙前,使出全身的劲儿“哨兵”般站得笔直,眼中泛着泪花叮咛全家人:“这墙上的标语,讲的是让穷人有饭吃,这就是红军对咱老百姓的好,你们一定要记住,也一定要好好保护标语,让子孙后代都能看得到。”

没过多久,李定慈与世长辞,这句话深深的烙在了李云安和父亲李明富心上。

李明富变成了村里人眼中的“新倔头”。他几乎是李定慈的翻版,淘气的娃娃往墙上糊泥巴、用木棍戳墙,他瞬间就会黑下脸赶人;1980年夏,山里瓢泼大雨下了20多天,土坯垒的山墙被雨淋得几乎要湿透了,随时有倒塌的可能。李明富冒雨抱着木头支住了山墙,又展开蓑衣、斗笠、油毡布,把红军标语盖的严严实实,自己浑身透湿,却望着山墙呵呵地笑。

李明富也同样给大家讲红军标语和红军当年过皂角湾的故事,村里人说,他讲故事的神情像极了当年的李定慈,大有“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味道;同时,“新倔头”也像“老倔头”一样,那些年村里不通汽车,每年农闲都要到县城去给村上背化肥、背农资,他每次都背的最多、最重,与他爹一样是个吃铜咬铁的硬汉子。

李明富守护这条红军标语,不只是因为父亲的遗言,更是因为他认定其中有一种值得铭记的精神,而这种精神千金不换。曾有一个外地游人偶然看到这条红军标语,欢喜异常,意图出钱买下,连墙皮和标语一起铲走。但李明富冷冰冰地撂下句硬话:“多少钱都不行!因为这条标语,要留在这里让子子孙孙都看得到。”

1982年秋,一家人准备翻修房子。李明富拆了家里其他所有物件,唯独珍宝般护着这面山墙。老屋旧址上,一溜新房盖起来了,三面青砖一面土坯墙,红军标语在土墙上显得更加醒目。

孙子带领乡亲摘“穷帽”

时光荏苒,李明富在2008年也去世了。如今,李定慈之孙、李明富之子李云安,在村里人眼里,有两个身份——一个是“红军标语纪念馆”义务讲解员,一个是村党支部书记。

▲红军标语纪念馆

第一个身份的工作地点在“小家”之内。为了更好的保护这条珍贵的红军标语,太白县文化馆根据李云安家的地形,在山墙边修了三面围墙又加盖了屋顶,给标语装上了有机玻璃罩,将这里命名为“红色教育基地”。作为一名24年党龄的老党员和李定慈之孙,李云安义不容辞成了这里的义务讲解员。在这间祖屋,或者说纪念馆之内,李云安经年累月讲述着红军和爷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每年感染着上万人不忘初心。大家听着无不肃立、反思,甚至眼含泪花。

▲李云安和红军标语

第二个身份的工作是为了“大家”脱贫致富。作为村支书,他生长在皂角湾村,眼看着这里坡地高达80%,到处都是跑土、跑水、跑肥的“三跑田”,村里一半人都被列入建档立卡贫困户,他心里着急啊!这些年,他想方设法通过养殖、种木耳、卖土特产、依托红军标语馆发展红色旅游等途径,为这些贫困户在家门口打开了致富的门路。2018年,全村59户贫困户49户顺利脱贫,第二年,村里通过上级验收,整村退出贫困村序列。在李云安的带领下,和“穷”这一仗,皂角湾村又打赢了!

2020年7月初,太白县皂角湾村被国家列为第二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长征片区(红二十五军),红军当年书写的标语更加珍贵。

“‘红共产党人就是要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这是爷爷当年讲的最多的话。”李云安指着墙上的红军标语说,与其说这条85年前的标语是“宝贝”,还不如说共产党人永不褪色的“初心”,才是真正的“宝贝”。(宝鸡日报记者 张晓燕)

宝鸡新闻网最新原创作品:

我是宝鸡人!全国文明城市复审,我承诺!

编辑:汪妍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