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秦岭以北首个朱鹮野化放飞地7年繁育105只“吉祥鸟”

2020-07-13 08:42  

野化放飞的朱鹮在冰天雪地的沮河中觅食。 

铜川市耀州区有俩娃:“黑娃”和“白娃”。“黑娃”是黑鹳,“白娃”就是朱鹮。

翻开陕西地图,记者看到,铜川地处我省中部,关中盆地和陕北高原的交接地带,居于秦岭以北。正因这样,很难让人把朱鹮的存在与这里联系在一起。然而,铜川市正是秦岭以北首个朱鹮野化放飞地。

6月22日,省林业局发布的《陕西省朱鹮保护成果报告》显示,从2013年秦岭以北首次野化放飞朱鹮成功开始,相继在铜川、咸阳、杨凌、渭南、西安发现朱鹮踪迹,朱鹮栖息地跨过秦岭,从长江流域扩大到黄河流域,从东洋界延伸至古北界,沿渭河及其支流为轴线的分布特征日趋明显。

铜川在朱鹮保护中功劳可谓不小。7年来,62只朱鹮在铜川欢喜安家。随着今年朱鹮家族再添20名新成员,秦岭以北已累计野外成功繁育“铜川籍”朱鹮105只,首次破百。“作为朱鹮分布最北纬度的种群,‘铜川籍’朱鹮经历过最严寒的天气,它们能繁衍生息下来,从世界濒危野生动物保护角度看,这也是一个成功的典范。”耀州区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站长、林业高级工程师王华强说。

野化放飞的朱鹮在雪中嬉戏。

生存第一课:走出“学校”,挺过严冬

“朱鹮这么娇贵的物种,能在素有‘煤城’之称的铜川安下家来吗?”

这是2012年12月原陕西省林业厅专家组考察朱鹮野化放飞位置时的疑虑。实地考察一番后,专家们惊奇地发现:这里河流湿地开阔,众多高大乔木是朱鹮筑巢栖息的绝佳乐园。更重要的是,黑鹳、苍鹭、白鹭等朱鹮的伴生鸟时有出没。

“既然这些鸟都能在这里生存,对朱鹮来说,问题也应该不大。”春节过后,专家组最终敲定了铜川。

“又惊又喜,随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和考验。这将是有史以来朱鹮第一次在秦岭以北生活,怎么敢怠慢这些宝贝疙瘩?”王华强坦言,从2013年3月开始,耀州区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就着手进行准备工作,派工作人员到洋县学习,并从洋县调了32只朱鹮到铜川。

对于朱鹮来说,又何尝不是挑战?种群要繁衍壮大,它们就要放弃“养尊处优”的生活;要在新的家园生存下去,先得掌握谋生的本事。

“4月,耀州区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为朱鹮修建了一所‘学校’。这所学校由人为栽植的乔木、小池塘以及一些栖杠等组成,尽可能模拟野外环境,对朱鹮进行人工驯化。”王华强说,“人工驯化”就是让朱鹮在野外见到池塘能下水,见到大树会上,见到杠子能卧,具备野外生存能力。

经过3个月的生存第一课训练,2013年7月3日,曾经“娇滴滴”的朱鹮练就了一身本领,从“学校”毕业了,原国家林业局和陕西省政府主办了野化放飞仪式。

走向广阔的天地,32只朱鹮迎来了首次难熬的“越冬关”。朱鹮第一次在秦岭以北地区过冬,大家都很担心:朱鹮经历了暴风雪怎么办?能不能成活?为了安全起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的工作人员采取了许多辅助性办法,在掌握朱鹮飞翔轨迹、觅食范围及夜宿地等活动规律后,监测员每天早上穿着胶鞋、拿着铁锨,去河道浅滩地把冰砸开,为朱鹮栖息提供方便,还在河道里人工投放泥鳅、黄粉虫等食物。

“一个冬天没有损失一只朱鹮。2014年5月,在野外成功繁殖了2只‘铜川籍’小朱鹮后,大家的信心一下子强起来了。第三年又繁殖了10多只。”王华强回忆道,2015年,为了巩固铜川野化放飞成果,省上决定再放飞一批,于是,又从楼观台调来了30只朱鹮,经半年适应期后放飞。

野化放飞的朱鹮在野外自然繁殖下一代。

第一对在铜川“添丁”的“功勋家庭”

王华强最关心环志号为“L32”“L47”的一对雌雄成鸟,关注它们长达7年之久。因为这是第一对在铜川建巢的功臣,它们产下的蛋孵化率达到90%以上。“从2014年到2019年,平均每年繁育2只到3只幼鸟。”随即,王华强不无遗憾地说,“可惜啊,今年没有成功孵化。”

朱鹮在孵化时,一只鸟出去觅食,另外一只鸟在巢中孵化,双方交替进行,大概30天幼鸟就出壳了。再经过46天,小朱鹮慢慢长大,就可以离巢飞翔。“可如果繁育期有别的鸟频繁干扰,家庭陷入‘乱战’,就不能踏踏实实孵化了。‘L32’‘L47’就遇到了这种情况,虽然把干扰的鸟最终赶走了,但还是错过了最佳孵化期。”王华强说。

每一只小朱鹮的平安诞生都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朱鹮生性胆小,受惊后容易弃巢。每年3月到6月,进入朱鹮繁育期后,耀州区野生动物保护管理站的工作人员便迅速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对朱鹮栖息地逐一排查记录筑巢情况,对朱鹮巢区进行隔离封控,防止人为的干扰和疫源疫病的传播,在巢树安装防护网以及对树干用塑料布进行缠绕,防止蛇类等天敌攻击。

目前,耀州有4个朱鹮种群,分布在沮河流域柳林林场周边,照金秀房沟、薛家寨,香山河道,玉门等区域。“我们的朱鹮还飞到宝鸡、西安、三原、富平等地,都是通过环志号确认的。戴有黄色环志号的都是我们‘铜川籍’朱鹮。”王华强眼里闪烁着骄傲。

在树上畅快栖居的朱鹮。

每一只朱鹮出生后都要“落户”。“落户”可不是随随便便的,要上传数据,走严格的网上审批程序。当朱鹮长到25天左右,能站起来但不会飞时,工作人员便上树把小朱鹮抱下来,戴好环志号,对嘴长、身长、腿长、翅膀长、体重等指标逐一进行测量,制作档案,标注父母是谁,从哪里来,列一个谱系,相当于“上户口”,便于日后观察。

当然,也有一些朱鹮选择去铜川以外的地方“闯荡”,王华强与工作人员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过去看看,监测生存状况,“咱自己的‘娃’放出去,也要看生活得咋样嘛!”

每逢冬季,朱鹮监测员会在河中投食。 

“落户”待遇:织密安居保障网

6月24日下午2时许,耀州朱鹮野化放飞基地内,“五星级大厨”王根生从“后厨”端起一筐黄粉虫,撒在草坪上。过了一会儿,几只朱鹮循着美味飞过来,大快朵颐。远远地望着朱鹮,王根生瘦削的脸上满是欣慰。

王根生是耀州区庙湾镇柳林村贫困群众,2016年来这里担任朱鹮监测员兼饲养员,至今已与朱鹮相处4年。

“朱鹮会在野外觅食,这些小家伙认路,吃饱的上树懒洋洋地休息,没吃饱的就飞回来了。每天早上6时30分,要给朱鹮喂泥鳅鱼,最多的时候有28只飞来,能吃掉20斤鱼哩,下午还有一餐,也得十几斤黄粉虫。咱‘铜川籍’朱鹮‘待遇’好得很呢。” 王根生讲得起劲。

为了保障朱鹮野外生存安全,耀州区林业局选聘了16名建档立卡贫困群众作为朱鹮监测员,按照地段划分片区。王根生介绍,监测员日常的工作就是野外监测、巡护监管,记录朱鹮繁殖期建巢、跟其他鸟互动等活动状况,为朱鹮研究提供了第一手的资料,并营造生态环境优美的栖息地。

不仅配备专职“管家”,这些“秦岭精灵”吃喝也不用发愁。今年,耀州朱鹮野化放飞基地专门扩建了一处半月形的小池塘,用来盛放泥鳅鱼,作为朱鹮的特供小“食堂”。如果朱鹮受伤,还有专门的“医院”来救治。

那么,“鸟”身安全保障怎么办?铜川市印发《关于加强朱鹮保护工作的通告》《关于铜川市湿地保护修复制度实施方案的通知》等一系列规章制度,坚持科学保护、依法保护,还在沮河河道建设45千米的生态护岸围栏,有效解决了该区域群众生产生活垃圾堆放河道问题。同时,对朱鹮的繁育区栖息地加装了防护网以及安装了高清监控器,通过智能化手段防止人为破坏朱鹮栖息地。

“前年,有人在这里打弹弓。要是把朱鹮打了咋办?我们去劝阻时,对方歪得很,后来给派出所打电话,才及时制止。对方交了罚款、写了检讨,也承认了错误。”王根生告诉记者,“4年来,我感受到这里的风景越来越美了,人们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也更强了。”

“下一步,我们将加大管护力度,继续提高改善朱鹮栖息地的生态环境,希望更多的朱鹮宝宝在铜川降生。”王华强说。

低低飞翔的朱鹮,令人想起唐代张籍诗中所云:“羽毛如翦色如染,远飞欲下双翅敛。”(陕西日报)

编辑:汪妍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