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媒体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宝鸡援藏医生索杰与普兰的情缘

2018-12-20 08:32  

索杰医生从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回到宝鸡,经过短暂的休整,已经返回工作岗位三周了。说到援藏的184天,腼腆的他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索杰:老师傅,你今天早上说咱们前列腺穿刺之后还有点血啊?

患者:哦对。

索杰:这到中午了感觉好一点没有?

患者:啊?

索杰:尿血轻一点没有?

患者:不是很明显。

索杰:还是有点出血是吧?是淡淡的红吧?

患者:嗯,淡淡的红。

索杰:因为老年人咱们年纪大了,一般来说止血针止血药都是尽量少用,如果说没有明显的出血情况,我们一般不会用大量的止血药,也怕您出现心脑血管意外,咱们先慢慢来,好吧?

患者:对,好!】

记者来到宝鸡市中心医院泌尿外科时,索杰医生正在查房,一位八十九岁的大爷做完前列腺穿刺后有些尿血的情况,索杰提高嗓门,反复询问,并不时的给大爷和家属讲解,化解他们的不安情绪。患者的女儿突然笑着说:“我知道你,你就是那个援藏回来的好医生!”突然听到患者家属这么说,索杰有点不好意思,黝黑的脸颊也透出了红晕。

遥远的西藏阿里地区普兰县美丽而又神秘,对于旅游爱好者来说充满吸引力,然而路途的遥远、交通的不便,和当地恶劣的自然环境让很多人打消了前往的念头。宝鸡市中心医院泌尿外科索杰医生,提着行囊,带着医疗器械与其他援藏医生一起来到这里,开始了他向往的援藏之旅。

理想与现实

其实,索杰早就想去西藏了。

六年前,他一集不落的观看了央视的《北纬三十度中国行》,其中一段对普珍的采访让他印象深刻,普珍老师扎根边疆40余年、奉献高原的的精神深深地感染了他。于是,当这次省委组织部派遣的短期援藏工作计划发布时,他早早递交了申请,做足了准备,暗下决心一定以优秀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所学先进技术传授给藏族同胞。他主动联系同去的4位同事,并思考和准备了部分医学书籍及可能用到的简单医疗器械,还力所能及的带去了部分文具准备有机会送给需要的藏族贫困孩子。

虽然孩子只有一岁,索杰的爱人依然毫不犹豫的支持了他的想法。但是,索杰的父母顾虑很多,索杰要去的阿里普兰县,位于西藏西部,被称为“西藏的西藏”,是全世界人口最稀少的地区之一,平均海拔4500米,气候严酷、环境恶劣,令许多人谈之色变。索杰说,父母不是特别支持,还是担心他的身体。他把去西藏的想法、目的跟父母交代。他们有很多先期的援藏干部在那边工作的也挺好,把这些情况给父母介绍了之后,索杰的父母就逐渐能接受了。

其实,索杰也有自己的顾虑。一方面孩子还小,作为一名父亲,在孩子这么小的时候离开家前往工作,有很多不舍,另一方面,父母的身体也不太好。

做好了家人的思想工作,理好自己的心情,索杰提起装的鼓鼓囊囊的包,踏上了援藏的征程。

路上,同行的人打趣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带这么多行李,殊不知,这个鼓鼓囊囊的大包,就像一个百宝箱,在之后的184天里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他的百宝箱

普兰县到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镇要5个小时,到省会拉萨更是要坐20多个小时的大巴、行程1300公里、要翻越4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峰,路途的遥远,高原反应的冲击,并没有让索杰感到难捱,可是来到他支援的普兰县卫生服务中心时,他的心情落了下来。这里医疗技术低下,设备稀缺,医疗人才极为缺失,作为一个泌尿外科的医生,来到这里,仿佛是一杆没有子弹的枪,怎么样给枪装上子弹,成了他绞尽脑汁努力的方向。

有一位七十六岁的藏族老人需要手术,但是别说普兰县,连整个阿里地区都没有做电切手术的相关器械,他不得不躺在救护车上被转运到拉萨的陆军总医院进行手术,1300多公里的颠簸,20多个小时的车程,索杰一直陪在老人身边,心情复杂。对内地的医院来说,县级医院都必备的设备,在西藏却只有省会拉萨才有,这样的医疗条件差距不仅让许多援藏医生无法切实发挥医术,更给许多当地患者就医带来很大的困难。

在泌尿外科医生索杰眼里一个司空见惯的手术,到了普兰,却因为医疗器械的短缺而难以无法开展。他那个鼓鼓囊囊的手提包,终于派上了用场。一位来普兰‘转神山’的尼泊尔老人在朝拜途中突发急性尿潴留,病情危重,老人近24小时未排尿,憋胀难忍,加之语言交流不畅,显得异常烦躁。在各方面非常短缺的情况下,索杰用自己带去的这些事先准备的医疗器械给老人解决了当时的痛苦。

又一次,一名青年援藏干部急诊而来,胸闷、憋喘、高热,胸片提示左侧“液气胸”,家属要求紧急处理缓解病情后即刻转院,索杰用自行携带的6号输尿管导管、穿刺针、导丝及扩张鞘进行紧急处理,用最小的创伤为转院争取了时间。

索杰的手提包里,还带了一些打算送给当地孩子们的文具,临近六一,他和其他援藏同事说了自己的想法后,大家一拍即合,又纷纷在当地和网络上购买了许多文具,与仁贡村幼儿园的师生共渡了一个快乐的六一。让他没想到的是,六年前从电视上知道的普珍老师就在这个幼儿园工作,既看望了学生,又见到了普珍老师,对他来说是一个意外惊喜。

只争朝夕

对于索杰来说,在普兰有限的时间里,想做的有很多。

自治区卫健委要求,阿里地区所有县级医院今年必须完成二甲初评,这对于去年才评为一甲的普兰县卫生服务中心是个难题。索杰临危受命,成了一名“半路出家”的药事组负责人,在此之前,索杰对药事工作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五个月后,药房、药库环境焕然一新,药品摆放合理、标识规范,药事工作变得井然有序,在药剂科同事配合下,他们一条条对照执行,经统计汇总,80%以上条款达到“二甲”评审C级以上标准,普兰县卫生服务中心在阿里七县中也率先提交“创二甲初评申请”。

面对普兰县卫生服务中心人才短缺技术落后的现状,半年中他针对全院医生进行了的8次业务培训,同时,“传、帮、带”的两名徒弟也得到了很大的进步,能够独立的进行对病人的救治。

国庆已过、归期将近。当其他援藏同志提前收拾行装,筹备返程时,索杰陷入了深深的思索。想起远在宝鸡的父母、妻儿,不知道父母有没有因为帮忙带小孩累着?孩子一定长大了不少,都说小孩一天一个样,等回到家,会不会不认识自己了,不让自己抱了?可是,手头主要负责的药事组创二甲工作,还没有结束,普兰县卫生服务中心医疗水平低、医疗器械缺失,药品不足、人才短缺等方面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在临行前最后这段日子里,还能尽力为普兰县卫生服务中心、为藏区同胞和当地干部群众再做些什么呢?他下决心写了一封长长的报告,呈递给多次来访的地区卫健委领导,陈述了当地医疗人才短缺、泌尿外科建设滞后、和因缺少微生物室导致合理用药及控感重要一环缺失的问题,同时表达了作为一名援藏医生的深切期望,从人才培养、科室建设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索杰“创甲”任务已经完成一个阶段,可最终评审在明年的六月,所以工作并没有完全做完,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像泌尿外科事业的发展,如果当地有这个计划的话,他还是愿意再次踏上那片圣土。

回到宝鸡已经一个多月了,一天睡梦中,索杰梦到美丽的普兰,梦里的普兰县卫生服务中心“创甲”成功了,全院上下工作人员无不激动地欢笑,新招聘来的医疗工作人员技术水平提高的很快,大多可以独当一面了,完备的医疗器械井井有条的放置着,当地百姓再也不用忍着痛苦去千里之外治疗了…… 

编辑:王莹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
表情